随手随拍

副职

陶声依旧:

       国人当官,最忌讳“副”字。“副”字无论哪一级,不仅待遇不如正级,永远戴不上“一把手”的桂冠,听起来也不顺耳,有“贬值”之嫌。好在体制内有个“潜规则”:都会顾及副职的面子,下级、同级、上级在口头上会主动“删”去副字。这点面子在出差、开会、交际等场合,尤其注意给足。

      “副”字既然与名利有关,就必然出现“副”转“正”的激烈竞争。这里的学问就更大了,聪明机灵的一般会从贴近领导、提高业务水平、搞好同事关系这三方面打造自己,谓之当官“诀窍”。若排除用人不正之风,跑官买官,有以上三种能力的人,多则三五年,少则一二年,就能被“扶正”,乃至“更上一层楼”。官场级别,历久弥新,代代相袭,奥妙无穷,深不可测。

       事实上在华夏当今的体制下,副手的地位有时候是比较悲催的。出了事故撤消副职官员的职务,已经成了华夏官场的一个模式。但是仔细考察一下政斧正副官员中责任和权力的对应关系及其引发的效应,就可以看出其中的问题。

       不管是在法制制定  、政斧行政、企业经营、公民自律等哪一个领域,都应该体现出“责权对等”的原则;一个公民,如果没有给他任何权力,他就没有负担责任的义务,也没有负担责任的条件、能力和积极姓;你想要他负担责任,必须首先给予其权力。有几分权力,就负担几分责任。

      人事权和财务  权是目前行政机构的权力核心,都掌握在各单位“一把手”的手中,按“责权对等”的原则,他应该对单位负“核心”责任。但事实不是这样,一把手往往把各项工作一一分工给每个副职,声称自己全面负责,实际上是个“甩手掌柜”;出了成绩是自己的,出了问题是分管领导的。而副职一点权力也没有,怎么能抓好工作?
 
       在一个领导班子中,副职领导其实是一个重要角色,同时也是一个比较特殊的角色,它发挥着一承上启下、分工负责的关键作用。因此,不会当副手,就很难成为合格一把手。只有善于做副手,才有望成为优秀的一把手……俗话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这说明,无论多么能干的人,都需要副手和助手。所以,研究和把握副手的地位和作用,对于副手明确自己的权力和角色,协调好与上下级之间的关系,促进领导工作的开展,无疑具有重要现实意义。鉴于此,但凡在体制内混的人,都很有必要对于副职领导的角色特征及副职领导所处的地位进行考察,并在实际工作中加以把握。
  
         领导的副手作为领导 子的一员,除了必须具备相应的基本素质外,还有一些特殊的规范要求:首先是全局观:作为领导的副手,应善于站在领导的角度思考问题,如果没有全局观,其实质与下级干部无异。领导也可以对其进行潜移默化的教育,使之能充分发挥副手的作用。

         其次是应替领导承担部分责任:领导的过程,必然是一个得罪人的过程,副手应善于替领导着想,并不怕开罪于人。如果把矛盾都上交给领导,领导必然焦头烂额,这就不是一个好副手。副手的主要作用就是替领导承担部分责任,让领导腾出精力专心思考大问题。不肯替领导承担责任的人,不能选择其作为副手。

        然后是应做好领导的参谋。领导毕竟也是凡人,不可能事事正确。副手应多替领导思考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并纠正领导的错误。如果对领导的任何意见都表示赞同,就失去了副手的意义。机关单位暂且不说,在大多数企业中,对领导点头称是的人太多,如果副手也是如此,错误的决策就无人敢于纠正,这是相当危险的。

        再然后是应与领导高度互补:副手尽力朝领导短处的方向发展,以弥补领导的短处,这样才会形成水乳交融的上下级关系。如果副手一味朝领导长处的方向发展,只可能形成一种“竞争”关系。比如,某外贸公司的总经理德语很好,其副手的德语也不错,那么,总经理非但不会欣赏副总经理的德语,反而可能挑出副总经理的语法错误。反之,如果总经理德语一流,那么,总经理一定会欣赏副手流利的法语。

         最后是应尽力帮助领导树立威信。副手应该主动处理一些领导不便亲自参与的事情,义不容辞地承担起这个责任,使领导成为团体的精神支柱和信心源泉。这就好比曹艹要杀人,但通常都是郭嘉陈昱等人提出某个人该杀,而曹艹假惺惺地说几句惜才的话,最后还是“不得已”而杀之。要是如周瑜要杀诸葛亮一般,身为副手的鲁肃不仅不帮领导提出这话头,反而去帮外人,就是不会做副手了,要不然后人怎么会说周瑜气量小呢?这就是副手没干到位的下场。

        以上述要求来选择副手可能会感到比较困难,在实际的工作中,领导对满意的副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但找到一个好的副手,无疑是领导事业成功的有力保障。

        作为副职,最关键的一条是:牢牢记住“助手”这个定位。作为副职,如果没有个人野心,最明智的做法只能是尽可能避免成为某种可能的矛盾的交叉点。

        在体制内上,当然也有人不跟任何人。他的做人标准和做事标准就是:既不特别亲近某人,也不特别疏远某人。他害怕自己成为官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他拒绝当任何领导的心腹,也拒绝当任何领导的异己。这样,他既没有因为哪位领导的升迁而得志,也没有因为哪位领导的垮台而倒霉。
 
      有的领导通过规章制度,使副手赤手空“权”,使下级有职无权;把大家放在制度之下,把自己放在制度之上;把大家放在责任之内,把自己放在责任之外;想方约束别人,设法方便自己;努力管死别人,尽量放活自己。这种领导的副手比较难办,萧宸当初在鼎清区就是碰到一个这样的领导——林志立,所以不得已只好“起义”,不过他当然不能算农民起义,他是世家门阀起义,就好像李唐取代杨隋一样。

       但正职领导在位的时候,他的讲话总是十分重要的;到下面视察、检查,总是会受到热烈的欢迎,使下面受到极大的鼓舞和鞭策;向领导汇报、请示,得到的指示总是非常宝贵和及时的;下面所取得的一切成绩,功劳首先得归功于领导的英明正确和巨大帮助。然而当领导不在位又如何呢?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中。

       一二把手之间处理不好关系,背黑锅的通常都是二把手,这已经是官场共识,除非这位副职背景极硬,本来就是下来镀金的,那或许可以例外。

       一个地方、一个单位,主管行政或者业务的二把手是很难当的,除非他最大限度地放弃个人意志,要不就消极怠工,故意无所事事,故意制造矛盾,等着调离或者听凭罢免。如果他太投入,太有想法,太有能力,太有威望,就有可能引起意料不到的猜疑,甚至让人觉得有政治上的野心。有时候优秀并不是绝对的好事,而恰巧是姣姣者易折。

       在体制内,一把手单独向上级评价班子的其他同志,是正常的汇报,而且是惯例;而其他成员在背后议论一把手,则是犯忌的。即便是向上级反映情况,也有可能被看作是不安分,甚至有可能被看作是非组织行为。认真地说,只要出以公心,班子成员之间的非原则摩擦应该可以通过坦率的交流来解决。但那基本上只是一种理想。权力本来是一种社会责任,却常常被当成个人价值。因为行使责任而可能引起的权力敏感,常常被当成对个人价值的冒犯。这又常常是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评论
热度(4)
  1. 随手陶声依旧 转载了此文字

© 随手 | Powered by LOFTER